兩會談中國設計“工匠精神”

動態 2018.12.05

在今年兩會期間,全國人大代表、小米公司創始人兼董事長雷軍對媒體表示,對于今年總理政府工作報告首次提出的“工匠精神”,他深表贊同,國貨需要用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來適應消費升級的時代需要,這也是供給側改革很核心的一點。

3月5日,李克強總理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指出,鼓勵企業開展個性化定制、柔性化生產,培育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增品種、提品質、創品牌。總理的講話讓“工匠精神”一詞風靡互聯網,在微博、微信等社交平臺引發了一股解讀“工匠精神”的熱潮。

“剛開始,我以為國人是盲目迷信國外產品。拆開一個日本的電飯煲后,我發現自己錯了。”在廣東團媒體開放日會場,小米科技董事長雷軍代表講了一個故事。

 “日本電飯煲做得比較好。首先,它采用了IH電子加熱技術,直接對金屬內膽進行加熱。這就實現了對內膽的環繞式加熱,讓受熱更加均勻。這種金屬內膽在日本也就兩三家公司提供,技術難度非常高。其次,它是一個真空加熱,使米粒吸收水分充分均勻,加壓讓米變得更柔軟。

  ”雷軍說,“我也研究過國內的電飯鍋。我發現,很多國貨產品是把米飯做熟,而日本產品可以把米飯做好。”

在雷軍看來,這個故事看似是個技術問題,其實是個工業設計問題。“在技術創新、質量管控和平臺塑造問題之外,我們的產品還有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第二個就是設計。”

 雷軍

“一提起德國設計,我們的反應是嚴謹;一提日本設計,我們的反應是精細。他們都從細節入手,把工業設計融入了產品研發。”中國設計紅星獎執行主席陳冬亮在接受科技日報記者采訪時說,“中國設計需要找到自己的風格”。

陳冬亮

 “不能把工業設計簡單地理解成外觀設計。不能脫離了制造去談設計,這是犯忌諱的。”陳冬亮說,“我們有幾百所設計學校,工業設計發展也很快;但和日本等國比起來,我們還有不小的差距。在供給側改革的大背景下,工業設計師應該有所感悟”。

 為了揭開“日本馬桶蓋為何走俏中國”的疑問,來自杭州的王金財代表專門去了趟日本。“為什么我們覺得日本馬桶蓋耐用、好用?其實,我們的制造跟發達國家相比,在質量和設計上存在差距。”

為了改變中國制造的形象,雷軍創辦了小米公司。憑借“良好的設計+互聯網營銷”,他打敗了一個個國外品牌。“抓好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擴大有效和中高端供給,我深刻感覺要強化設計。”雷軍建議,“工作報告中能不能加上怎么重視設計、改善設計的內容?”

紅星獎發聲

工匠精神成就中國精工

設計找尋中國方向

“現在很多人去日本購物,買的東西國內沒有嗎,都有,為何大家還要買?”在近期召開的 “紅星獎——好設計·新供給對話會”上,北京市科委工業設計促進中心主任、中國設計紅星獎執行主席陳冬亮提出了這樣一個問題。
20年前,陳冬亮曾在日本工作過幾年,他回國時帶了一堆牙刷、牙膏、膏藥什么的,還有一副做飯用的手套,“那時我們家炒菜是抹布端著鍋,日本人是用手套。那個膏藥,咱們的得撕,貼完了有邊,它那個就貼得非常平整,一看就知道在設計上下了很多功夫。”

在陳冬亮看來,工業設計有三個作用,一是解決問題,二是發現需求,三是引導消費。“比如插座,大家知道最早的插座所有插孔都在一個板上,插不進去,互相打架。前段時間有報道說,圓形的插座已經設計出來了,這就是設計解決問題的例子;而做飯用的手套就是把家庭主婦聚集到一塊發現的需求。在引導消費上,像蘋果手機一類,就是在創造一種生活形態,一種消費趨勢。”

工業設計最早起源于西方發達國家,并已在國家建設與提升國家競爭實力方面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英國是歐洲最重視設計的國家之一,英國前首相撒切爾夫人曾表示,“英國可以沒有政府,但不能沒有工業設計”。日本作為國家經濟高速發展的典范,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日本設計”的振興與熱潮。日本以經濟產業省設計機構為載體,形成國家推進體系,每年設計開發資金投入占國民生產總值的比例高達2.8%,居世界首位;韓國則是將“設計韓國”作為戰略發展目標,憑借設計在城市發展中的突出作用,韓國首都首爾當選為2010世界設計之都……越來越多的國家正將工業設計作為國家戰略布局。

 近些年來,工業設計在我國也取得長足進步,陳冬亮認為,工業設計已成為推動科技成果向現實生產力轉化、實現并創造成果現實價值的必要手段。對此,聯想創新設計中心總監李鳳朗亦深有感觸,他表示,據估算聯想的品牌價值大約為40多億美元,而設計在其中的貢獻至少占到10%。

為了提升我國的工業設計水平,中國工業設計協會與北京工業設計促進中心在十年前發起創辦了“中國設計紅星獎”。該獎已成為中國工業設計領域的最高獎,享有世界聲譽。

 “陳冬亮講了一個“紅星獎”評審中的例子,“一個設計,創意很好,中國專家非常喜歡,日本專家卻不同意這個設計獲獎,在他們看來,這項設計,制造出的產品還有瑕疵,穩定性不足。”“這個故事充分體現了中日對于工業設計的不同認識。我們更多地把設計當作創意,但日本專家把設計和制造融為了一體。”陳冬亮說。

“一提起德國設計,我們的反映是嚴謹;一提起日本設計,我們的反映是精細。他們都從細節入手,把工業設計融入了產品研發,我們中國設計也需要找到自己的風格。”陳冬亮認為,我們的不少設計,拿到了世界性的大獎,這是值得驕傲的,但想要取得更大的進步,應該做好“中國精工”。

“說到底,是因為我們在思想觀念上還缺乏一種精益求精的精神,干什么事都覺得大概其就不錯了。如果有個人提出更進一步的要求,可能還被認為是多事,其實我們的東西可能就差這一步,就永遠走不到精良。”陳冬亮打了一個比方,經常看網球的人可能知道,頂級高手過招輸贏就差一個球,永遠差一個球,就這一丁點的差距就讓人分出了高下,“我常說,99%的人能做99%的事,恰恰是這剩下的1%是99%的人所完不成的,完成了的人就是牛人,完成了的產品就是精品。”

 好設計改變生活

“我數了一下,聯想的產品獲得的國內外設計獎項大約有240項左右,我們的設計團隊也多次獲得最佳設計團隊,在聯想40多億美金品牌價值里面,設計到底占了多少,我猜有10%以上的貢獻。”聯想創新設計中心總監李鳳朗介紹。陳冬亮提出了“適用性”的評判標準,“一個產品出現時,人們應該是自然而然地使用它。要把設計融合在生產、生活中,而不能出現太多的門檻。”“好的設計師,應該閉上嘴、豎起耳朵。”

產品定位也需設計

 幾年前,一臺國內少見的4K激光投影儀擺進了品物設計公司。“希望你們能夠設計一個漂亮的外觀,幫助我們產品大賣。”送來投影儀的企業負責人提出了自己的需求。得知企業需求后,品物設計公司并沒有直接動手設計,而是進行了一番細致的市場調研。

“調研發現這個產品雖在技術方面處于國內領先地位,但因體積太過龐大、成本較高等問題,在同等價位下相比惠普等大品牌產品在普通消費級市場并不具備優勢。”品物設計創始人鐘榮介紹,“如果僅僅是做一個好看的外觀,根本解決不了企業想要達到的商業目的。不過在調研中發現家庭影院系統是高端投影儀中的一個巨大市場,于是我們就和企業溝通能不能換一種思路。”

經過雙方多次溝通,產品有了一次大的改變。“我們把這個產品從一個投影儀重新定義為智能家居領域里的一體化視聽解決方案。這樣的定位之下,我們幫助對方找到了一家生產音響的企業、一家生產機頂盒的企業,還幫做了一些其他零散的功能上的配置。將投影儀重新打造形成了一個適用于別墅、辦公等多個領域的全新獨立品牌。”據該公司鐘榮介紹,這款新產品最終不僅賣出了每臺37萬元的好價錢,遠超原來每臺售價5萬元的設想,還在暢銷后被一家國外公司看中高價買斷。

 好外觀不等于好設計

 好外觀不等于好設計,好產品還需精工細作,“小米插線板的問世,源自雷軍一個簡單的想法——想要一個可以擺在桌面上的插線板。”小米科技生態鏈產品總監夏勇峰介紹,原來的插線板一般都是放在房間的邊角,或者桌子底下,因為插上線之后會顯得非常凌亂。因此插線板是一個被用戶經常“遺棄”但功能性很強的產品。

“既然是小米公司出的插線板,那我們就要將它打造成一款工藝品,而不是工業品。”夏勇峰說,雖然聽上去像是很簡單的一件事情,但完成起來卻非常的復雜。“從桌下拿到桌面的這一過程,我們用了18個月。”

擺在桌子上的插線板應該是一個什么樣子?“因為它和人的距離會很近,這就要求它必須要有USB,因為隨身的手機等設備在一個這么近的距離需要電源;其次,還要具備一定的隨身性,就需要做得輕薄和小;最重要的是,它一定要美觀。”在有了目標之后,小米科技開始了新的一輪“折騰”。夏勇峰表示,“僅僅是追求便捷性這一點,它就會讓產品的各種難度,不管是技術還是工藝,整個難度指數級的提升。”18個月的研發、幾十款不同樣式的產品、20多個專利……最終誕生的那款插線板堪稱完美,無論是結構、倒角,還是插拔力,都超過了之前任何一款。

細數獲得設計獎項的小米科技公司生態鏈產品,夏勇峰介紹,每一款產品都是用心之作,而投產之后不出意外地得到消費者熱捧,比如小米手環,每個月大概是150萬的產能,150萬臺基本上不夠賣;小米插線板去年銷量300萬臺以上;小米體重秤在韓國發現了水貨,“本來韓國人對設計的要求比我們高很多,沒想到我們的體重秤竟然引爆了韓國市場,繼而提升了他們對整個小米產品的認同度。”而小米LED隨身燈和小米隨身小風扇這兩款產品也非常熱銷。“小米隨身小風扇這么一個小小的產品,我們大概做了11個月,中間改了五次方案,去年夏天上市后,一個月大概銷售80萬臺左右。”夏勇峰介紹,隨身小風扇別看體積小巧,但設計難度很大。“比如風扇沒有任何保護,小朋友手伸上去怎么辦,能不能馬上停止,既要保持強的風力,而扇葉的軟硬度又要確保安全,這些都是設計時要考慮的內容。”

每款暢銷產品的背后都有工業設計師的努力,回想起產品研制階段一遍又一遍修改和反復試驗的過程,夏勇峰表示,這就是工業設計對生活品質提升的作用體現,“我們希望當我們的產品出現在生活里的時候,它應該是自然而然地產生的,一個普通人就可以使用它,沒有任何的門檻,同時和周圍非常和諧一致,讓我們的生活更加方便舒適更加美好。”

 無針注射,一直以來都是糖尿病患者的夢想。根據調查顯示,糖尿病患者中,有50.8%的人因為對針頭的恐懼或反感,放棄注射胰島素這一科學治療方案。北京快舒爾醫療技術有限公司正將以前只能在電影中才能看到的無針注射器帶入我們的生活之中。

好產品如何變成好生意,是困擾諸多企業的一大難題,快舒爾醫療也曾經碰到同樣的煩惱。“我在設計這款產品的時候跟我一位同學說,我設計了一款無針注射器,可以打胰島素,你要不要試一試?他第一句話就問你們公司是中國企業還是外國的,我說是中國的,他說如果有這樣一款產品,我會選擇外國的。當時我就無語了,因為他沒有給我什么評價,就這樣否定了一款好產品。”快舒爾醫療產品與設計總監陳蘇寧講述了自己的親身經歷。“后來,我們的這款產品獲得了紅星獎,這位同學主動找到我說,這款產品太好了,我想試一下。”

這是一款什么樣的產品,陳蘇寧現場講解,“注射器里面有一個高壓彈簧,大家知道,手槍里的子彈也是通過高壓發射出去,因此這個力量非常大。用彈簧的高壓將液體通過前面一個非常細的小孔噴射出去,這個孔有多細,我們現在量產的產品是直徑0.17毫米,今年下半年將改進到0.14毫米,這將是全世界最細的藥孔。當藥液通過高壓瞬間透過皮膚時,皮膚其實有創傷面,但它非常小,小到比正常的注射器要細得多,這樣藥液就穿到皮下,進到體內。”

“如果注射器有針的話,不僅有損耗,帶來交叉感染的幾率也很大。我們看到有的糖尿病患者舍不得換針頭,一根針打了兩個星期也不扔,針已經卷了,甚至有了細菌還不換。我們產品不跟身體內部有直接接觸,就不存在這些問題。”陳蘇寧介紹,除實現無針注射外,用這款注射器還可以讓藥液快速吸收,“現在我們的產品主要針對打胰島素的糖尿病患者,將來可以用它給孩子打疫苗,還可以為那些愛美的女士打去皺、溶脂的美容針。

如今,在快舒爾胰島素無針注射器的外包裝上,紅星獎的標示被印在醒目的位置。“紅星獎對我們產品的肯定,可以幫助我們獲得更多消費者的認可。因為,伴隨紅星獎影響力的不斷擴大,消費者對紅星獎獲獎產品的認可度越來越高。”陳蘇寧說。

 紅星獎被印上商標

 確實,作為中國工業設計領域的最高獎,紅星獎的影響力正逐步擴大,北京工業設計促進中心主任、中國設計紅星獎執行主席陳冬亮表示,現在還有許許多多的好設計都默默無聞,下一步,紅星獎將攜手合作伙伴幫助更多好設計變為好生意,“將在國美在線、淘寶等電商精選位置展示、銷售紅星獎獲獎產品;《家裝總動員》金牌制作團隊、衛視黃金時段家裝節目、‘紅星Show’板塊3分鐘獨立推廣多頻道播出、首都機場T3航站樓3塊進出港大屏全天候公益廣告播出、北京地鐵1、2號線黃金路段165塊大屏全天候公益廣告輪播……都將成為好設計展示的舞臺。”

北京越來越成為世界設計舞臺上重要的一支力量,陳冬亮介紹,北京將設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全球首個國際創意與可持續發展中心,這是繼2012年北京成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創意城市網絡“設計之都”、2013年舉辦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創意城市“北京峰會”、2014年赴巴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部舉辦“感知中國,設計北京”展覽之后,北京“主動參與聯合國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的又一舉措。他透露,目前已著手組建國際化的專業委員會,并與央美、百度、聯想、小米、漢能等40多家院校、企業結成戰略合作伙伴,未來還將與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相關機構和其他國際組織發展協作關系。 

? ?
沙巴体育官方投注官网 2010年股票融资额 cpcp彩票游戏 20选5中奖率 pk10的技巧有哪些 安徽时时彩走势图 快乐8登录注册 山东时时彩 山西十一选五app 永恒彩票网址 35选7开奖结果第丨26期